如果您喜歡我們的文章,歡迎關註公眾號&微博:後廠村體工隊,您的支持對我們非常重要!

這是一條在選秀轉會期幾乎沒有熱度的新聞,但卻可能會成為影響NBA以及北美體育未來十幾二十年發展的一個標志。

中東土豪,終於打算要對NBA下手了?
卡塔爾投資局(Qatar Investment Authority,以下簡稱QIA)正式入股華盛頓奇才,以收購奇才母公司豐碑體育娛樂(Monumental Sports & Entertainment,以下簡稱MSE)百分之五股權的方式,成為第一支投資美國主流聯賽的主權基金。
據了解,QIA投資金額在40億左右(為方便閱讀,本文貨幣單位皆為美元),而MSE所擁有的資產除了奇才,還有華盛頓首都隊(NHL)、神秘隊(WNBA)、第一資本球館以及體育媒體公司MSN(擁有NBC體育華盛頓頻道)。
近年來私募或主權基金進入體育賽道已不是什麼新鮮事,但QIA入股NBA卻相當耐人尋味。要知道就在前不久,NBA總裁蕭華在接受采訪時才談到“中東投資”對於體育賽事的雙刃劍效應。當然他談論的對象並非卡塔爾,而是沙特這個可能是卡塔爾在中東的最大競爭對手沒有之一,以及沙特主權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以下簡稱PIF)近來在美國的高調活動:將PGA和LIV兩大高爾夫賽事合並。
中東土豪,終於打算要對NBA下手了?
蕭華的評論非常謹慎,他首先表明,NBA沒有得到任何來自沙特的投資意向。此外,他還盡量淡化外界批評,以及此事在美國政局攪動的矛盾:“沙特投資體育總會引來過多關註,但這不是什麼大問題……他們一直都有對我們美國最大的企業集團進行投資,這包括一些我們耳熟能詳的品牌……我是覺得,這屬於一種雙刃劍效應。”
“我知道有人將之斥為體育洗白(sportswashing),看去年世界杯就知道了,卡塔爾因此成為眾矢之的。這讓民眾了解這些國家,懂得了世界上正在發生的事情,媒體在其中發揮了重大作用,”蕭華說。
“隻論NBA的話,我們一直走全球化的路,我覺得現在大家對於體育締造共同紐帶的作用有點過於忽視了。我們的總決賽在世界各地直播,全球也有無數籃球愛好者,籃球這項運動絕對是促進團結的良機。”
蕭華及NBA官方反復申明,QIA不會參與任何奇才運營,未來任何投資NBA的基金也不可能得到這樣的權限,“我們希望將這比賽帶到從未觸及之地,中東就是其中之一。”蕭華說。
中東土豪,終於打算要對NBA下手了?
然而,有PGA遭受的輿論反噬在前,NBA在阿聯酋打季前賽就已經遭到不少譴責,此番引入卡塔爾資本,肯定要承受一番審視。
其實,允許基金投資的規則變更、對QIA入股奇才的審查都是由30支球隊老板投票表決才能通過的。
都說NBA是穩賺不賠的生意,老板們為什麼要把這門好生意分給“外人”——還是價值立場都格格不入的外人,其中的門道並不簡單。
******
自從2016年新轉播合同生效以來,NBA各位老板都深刻體會到了所謂“富人的煩惱”。一方面球隊市值水漲船高,但另一方面,股權流動的難度也越來越大。要想成為NBA老板,個人必須手握大量資本,以現金形式支付大部分(甚至全部)股本,還基本不能靠杠桿。
為了拓寬小股東的整體流動池,並為持股人帶來更多增長資本,進行更高效的變現,2019年底,蕭華向各球隊老板發送備忘錄,建議批準私募股權投資。到第二年,董事會就投票通過了決議,讓NBA成為美國首個允許私募股權投資的主流聯盟,那之後,MHL、MLB和MLS都紛紛效仿。
中東土豪,終於打算要對NBA下手了?
美國資本在海外鯨吞職業俱樂部,但國內體育界卻對外資非常保守。NFL至今沒有開放私募基金準入,NBA是先行者,這也是蕭華接替斯特恩之後在運營方向上的一個轉變。
NBA當時出臺的規章要求入股方收購的股權不得超過20%;同時任何一支球隊的機構投資者持股比例都不能超過30%。到2022年,NBA再次放寬限制,允許養老基金、大學基金、捐贈基金、家族理財室和主權財富基金入股。
這兩年,由NBA批準成立的Dyal Homecourt和Arctos Sports Partners兩家私募基金迅速籌錢入股多支球隊,包括勇士、國王、太陽、老鷹、爵士和76人,馬刺20%的股份也被投行Sixth Street收購。
這些投資方自然都得經過嚴格審查,像Dyal(隸屬藍貓頭鷹資本)本來就與NBA有深度合作和利益關聯,NBA會按照其籌集基金投資額的一定比例收取管理費用,也要從基金的激勵收益分配中抽成。
Dyal在2021年收購太陽不到5%的股份,是以15.5億的球隊估值計算的,總投資在7750萬左右。現在大家也知道了,太陽以創紀錄的40億高價售出,可以想像這筆投資的收益率有多麼驚人。再聯想到喬丹此時選擇高位套現,把黃蜂賣出30億的高價,似乎也可以理解了。
中東土豪,終於打算要對NBA下手了?
私募基金的入場也會進一步推高球隊市值,像尼克斯湖人這種真豪門(雖然多蘭和巴斯家族轉讓或稀釋股權的概率接近於零)的交易價值已經恐怖到難以想象——去年,湖人27%股權的收購價已經突破50億。
一位匿名老板就說,“大多數基金的投資周期就是五到十年,但NBA不一樣,沒幾個股權持有者是真想賣的。NBA球隊從來都適合長期投資。這些基金入場就是要持有二三十年的,它們的投資人都相信球隊市值肯定會持續走高。”
“想想吧,10到15年之後,某些球隊的市值可能會突破100億、150億甚至200億,”藍貓頭鷹資本首席運營官安德魯-波蘭德表示。“能土豪到這種地步的老板可不多。”
中東土豪,終於打算要對NBA下手了?
美國媒體做的NBA球隊估值,最低的也是十億級
因為目前收購球隊多數股權的資方基本都由至多可達25人的財團組成,機構投資者的入局,還可以讓NBA限制每支球隊小股東的數量,清理股權結構,為手握拍板權的大老板減少許多麻煩和混亂。
那些美國人知根知底、出手穩健的基金類型NBA自然可以放心,但外國主權基金就不一樣了。尤其考慮到目前全球規模最大同時還大舉投資職業體育的主權財富基金當屬PIF和QIA,這背後的中東土豪,已經撥動了美國的許多敏感神經。
******
卡塔爾一直以小國巨富聞名。QIA成立於2005年,管理資產規模達到4500億,涉及金融、實業、地產,包括倫敦證券交易所、瑞信、巴克萊和德意志銀行、大眾汽車和帝國大廈等等。就在不久之前,QIA還參與了馬斯克對推特的收購,為其提供了3.75億資金。卡塔爾體育投資公司(Qatar Sports Investments)是QIA的子公司,也是大巴黎俱樂部的唯一所有者。
中東土豪,終於打算要對NBA下手了?
納賽爾·本·加尼姆·哈利菲,卡塔爾體育投資公司董事長
對美投資佈局是QIA的重中之重,它再2015年就開設了紐約辦事處,野心勃勃地揮舞著幾百億美元的支票。在華盛頓,它的CityCenterDC開發項目已經投入建設,選址就在奇才主場附近。而入股奇才母公司,無非是入鄉隨俗,想要依托體育進一步靠近當地的核心權力圈層。
PIF則規模更大,有40多年歷史,管理資金超過6000億,但直到2014年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成為實際掌控人後才開始活躍於全球,從波音到臉書到軟銀到迪士尼甚至還有任天堂這樣的遊戲公司,都能看到PIF的大筆投資。
卡塔爾與沙特的主權基金向全球擴張的目的很現實:一切都是為油井枯竭(或世界逐漸擺脫對其石油的依賴)、創造就業機會和維持經濟增長做好準備。
不過,比起QIA在華盛頓的低調耕耘,PIF對紐卡斯爾聯隊和PGA的兩筆重大體育投資都引發了大量批評和抵制。

中東土豪,終於打算要對NBA下手了?

當年英超19家俱樂部聯合抵制反對PIF的收購;而PGA內部立場也兩極分化,當PIF成立高爾夫投資部門,推出自己的職業巡回賽LIV Golf,使勁砸錢搶人跟PGA打擂臺,許多球手面對高出近一倍的獎金還是動搖了,有人還簽下了億元天價合約,但像老虎伍茲這樣的標桿人物,反對態度極其激烈,甚至拒絕了近10億的挖角報價。
一開始PGA主席莫納漢(曾在芬威體育集團任高管,這是勒佈朗入股的體育資本巨頭)還狂噴LIV的挖角行為,暗示見錢眼開的選手將背負起沙特政府的“人權污點”,但在暗地裡與LIV達成合並協議後,他說:“我知道肯定會有人罵我是偽君子,但計劃是真趕不上變化。”
如今莫納漢被罵到辭職,本來在經營層面就問題重重的PGA更是引來美國立法(參議院國土安全及政府事務委員會)和行政(司法部)部門雙管齊下的調查。

中東土豪,終於打算要對NBA下手了?莫納漢

調查最大的明面動機——亦可稱之為符合程序正義的動機——是反壟斷,因為兩大賽事合並可能導致比賽減少、薪資降低,從而損害球手和球迷的利益。同時,PGA作為一家免稅非營利組織,接受外國投資,並且讓PIF插手運營,當然也會引發外國政府可能直接受益於美國免稅政策的質疑。
至於沒那麼符合程序正義的動機,還是跟政治立場有關。這要從2018年的卡舒吉謀殺案說起,這位逃亡記者多次批評沙特和王儲,在土耳其的沙特領事館遭肢解謀殺,震驚世界。雖然本·薩勒曼否認曾下令殺人,但美國披露的機密文件顯示,對卡舒吉實施酷刑的特工小組乘坐的兩架私人飛機正屬於PIF旗下的航空公司。
中東土豪,終於打算要對NBA下手了?
除此之外,PIF還與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及其女婿庫什納關系密切,特朗普不但在卡舒吉一案中維護了王儲,最近也對PGA和LIV的合並稱贊有加。而就在兩年前,PIF更是向庫什納新成立的私募公司投資20億(一年後該公司管理資金總額也就25億,全靠沙特撐場)。
而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拜登曾唾棄王儲,稱一定要將他孤立到底。但拜登在任上對沙特的態度還是逐漸軟化,現在看來他當年的狠話與其說是對外示威,不如說是對內打擊政敵的托詞。
中東土豪,終於打算要對NBA下手了?
相較之下,卡塔爾沒有遇到那麼多阻礙,除了美國人看待這兩國的態度不同,最重要的還是控制權的問題。
NBA沒有給QIA任何控制權,不允許它參與任何運營和商業決策,因此奇才多了一個新股東,對NBA臺面上的產品不會有任何影響,美國球迷甚至無需費心去選擇抵制或支持的立場。
中東土豪,終於打算要對NBA下手了?
激動歡迎沙特砸錢的紐卡球迷戴頭巾cosplay的行為曾引發爭議
“若要成功經營聯賽,就必須積極創新,”近一年管理資產增長近70%、已經入股四支NBA球隊的Arctos Sports基金創始人伊安-查爾斯表示。“我們的工作就是幫助NBA及其老板層實現增長的創新。”
作為NBA大管家,蕭華要在當前變幻莫測的國際形勢中保持斯特恩時代的高速增長擴張以及可能更加重要的穩定並不容易。
但不可否認的是,最近20年,職業體育的“金融(或者說資本)屬性”,或許已經明顯超越了決定其本身在大眾心中定義的“體育屬性”——當然,對站在資本前臺的老板們來說,這可能一點都不重要,畢竟如今這個“遊戲”和當年“i love this game”裡的“game”,可能早就不是一個東西了。
中東土豪,終於打算要對NBA下手了?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文章,歡迎關註公眾號&微博:後廠村體工隊,您的支持對我們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