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塔維特在克盧日-納波卡站捧杯後接受瞭WTA Insider的專訪,回顧近期表現並分享入圍總決賽的感受。

  康塔維特攜莫斯科和克盧日-納波卡站兩連冠結束瞭今年的常規賽季,也憑借賽季末的爆發搭上瞭拿到瞭WTA年終總決賽的最後一張入場券。本周一,她還成為瞭有史以來首位躋身WTA世界前十的愛沙尼亞選手。

  她最近兩個月所取得的一連串成績背後的數據可謂驚人。要知道在八月份的克利夫蘭站之前,康塔維特一度遭遇五連敗,包括在前一周的辛辛那提站首輪不敵賈巴爾。那時她的世界排名和保時捷邁向總決賽積分榜的排名都隻有第30位。

  “說實話,在辛辛那提輸球之後,我隻希望能再贏下幾場比賽而已,”康塔維特告訴WTA Insider。她完全沒有想到,賽季最後兩個月情況會發生180度的大轉變——愛沙尼亞姑娘在克利夫蘭終結瞭連敗,自那之後僅僅輸掉瞭兩場比賽。

  今年之前,康塔維特名下唯一一座WTA單打冠軍來自2017年的荷蘭草地賽。然而這個賽季,她在最近參加的七站比賽中攬獲四冠,先後在克利夫蘭、俄斯特拉發、莫斯科和克盧日-納波卡捧杯。康塔維特目前保持著一波室內硬地15連勝,擊敗的對手包括巴多薩、薩卡裡、穆古魯紮、科維托娃、本西奇和哈勒普。事實上,她在最近的28場比賽中豪取26勝,僅有的兩場敗績是美網不敵斯瓦泰克、印第安維爾斯站不敵賈巴爾。

  康塔維特在克盧日-納波卡站捧杯後接受瞭WTA Insider的專訪。她表示其實自己的身心都已經十分疲憊,在場上也切換到瞭“機械模式”,能取得怎樣的結果就順其自然。想要入圍總決賽的唯一方式在這一站奪冠,而她最終攜一波連勝搭上瞭通往瓜達拉哈拉的末班車。

  WTA Insider:說起你做到的這些事情還有你最近的狀態,現在都沉淀下來瞭嗎?

  康塔維特:當然沒有,我完全沒有意識到發生瞭什麼(笑)。我隻是努力把註意力集中在每一場比賽當中,不去想太多未來可能發生的事情。今天我隻專註於在比賽中應該做的事情。我知道和西蒙娜交手是一項艱巨的考驗,她是一位非常瞭不起的球員。我原本以為入圍總決賽是非常遙遠的事情,我隻關註自己該做的事情,這是最重要的一點。

  WTA Insider:你一度遭遇五連敗,但在辛辛那提站之後你隻輸過兩場比賽,贏下瞭四個冠軍,在室內硬地保持15戰全勝,除瞭排名首次躋身世界前十之外,你也將迎來WTA年終總決賽的首秀。大傢想知道是不是有這麼一站比賽觸發瞭某個開關,你隨之迎來瞭大爆發。

  康塔維特:我覺得德米特裡(新教練圖薩諾夫)絕對為我的團隊帶來瞭一些新鮮空氣,也為我提供瞭一個新的視角。在他的幫助下,我可以用更加輕松的心態來面對一切,能夠充分享受比賽。我能在場上度過愉快的時光,我覺得這才是關鍵所在。

  說實話,最近發生瞭那麼多的事情,連著打好幾站比賽,基本上每天都要上場,也去瞭很多新的地方。所以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來思考,我已經切換到瞭一種“機械模式”,就是做好該做的事,努力打好每一場比賽。現在回過頭看,原來我已經打那麼多場比賽,而且還保持著相當不錯的狀態,但就身體而言自然不會輕松。這周我每天都要去理療師那裡報到,盡可能地恢復體能。相比兩個月之前,我現在更會照顧自己的身體瞭,會確保它得到所需要的休息。

  WTA Insider:新的一周,你將成為第一位躋身WTA世界前十的愛沙尼亞球員。如果是在兩個月之前,你恐怕會覺得這個目標還有些遙遠吧。

  康塔維特:這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我其實還不知道。當我開始打網球的時候,我甚至覺得自己進不瞭前一百,而當你進入瞭前一百之後,你就會設立新的目標。這是我近些年的目標,但說實話,在周一看到排名之前我還是不敢相信。賽季末真的非常辛苦,我每周都要打,打瞭那麼多場。每次隻專註於眼前的一場比賽,這在精神層面也要付出很大的努力。

  WTA Insider:在今年夏天聘請德米特裡的時候,你有沒有將進入前十定為本賽季的目標?

  康塔維特:沒有,絕對沒有。說實話,在辛辛那提站輸球之後,我隻是希望能再贏下幾場比賽而已。我完全沒敢想太多。因為不管你對未來有多少規劃,生活都另有打算,所以我一直堅持活在當下,打好眼前的每一場比賽,爭取在場上度過一些愉快的時光。事實上,說這話也有些奇怪。

  WTA Insider:你必須要在過去兩周保持全勝才能鎖定最後一個年終席位,現在任務完成瞭。你對入圍總決賽、對自己取得的成績有什麼想法呢?

  康塔維特:事實上,我有些不知所措,我甚至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我一直覺得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哪怕是贏下莫斯科站冠軍之後,我在來到這裡的時候心裡也想著“還有那麼遠的距離,我到底在幹什麼啊?我已經很累瞭,這真是太艱難瞭。”但我真的這麼一輪一輪打過來瞭。我很難對此做出評論,因為我還沒有想過這件事情,我之前覺得這根本不現實。

  WTA Insider:這周你和賈巴爾進行瞭一些非常有趣的互動,你們在爭奪總決賽的最後一個席位。對你來說,保持專註是一件很有挑戰的事情嗎?

  康塔維特:她人很好,我們是多年的朋友瞭。我們年齡相仿,從青少年時期就彼此熟識。她是一個非常棒的姑娘,我多希望不是和她競爭。其實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我之前覺得這並不現實,我真的以為她會去總決賽的。那樣的話,我會衷心地為她感到高興,因為她應該獲得這個席位。她今年的表現棒極瞭,我還輸過她兩次。她是一位非常優秀的球員,也是一個很友善的人。不過我想網球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