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瓦泰克慶祝勝利。

  2022年的澳大利亞網球公開賽女單1/4決賽,1985年6月10日出生的卡婭·卡內皮遇上瞭2001年5月31日出生的伊佳·斯瓦泰克。

  兩位擁有16歲年齡差的選手在羅德·拉沃爾球場奉獻出一場3小時01分的鏖戰,最終波蘭姑娘斯瓦泰克2-1成功逆轉。

  斯瓦泰克的飛吻。

  寫在攝像機上的“累瞭”

  這是兩人參加澳網以來的最佳戰績,也是雙方的首次對陣。身為賽會7號種子,波蘭小將希望證明自己在2020年法網的成功不是曇花一現,而職業生涯第7次沖擊大滿貫四強的愛沙尼亞老將卡內皮則要展示自己的老而彌堅。

  本屆澳網,WTA排名第115位的卡內皮首輪比賽便爆冷掀翻3屆大滿貫冠軍安傑利科·科貝爾,1/8決賽又淘汰瞭2號種子阿瑞娜·薩巴倫卡。

  首盤比賽,兩人都努力地打出屬於自己的網球。前6局雙方各自保發後,斯瓦泰克送出兩記雙發失誤,被卡內皮抓住機會成功破發。

  第10局,4-5落後的波蘭姑娘頑強地挽救瞭第8個盤點,但還是讓對手以6-4先下一城。

  第二盤,乘勝追擊的卡內皮率先破發,但穩定心態之後的前法網冠軍還是慢慢找到瞭狀態,斯瓦泰克連破帶保以4-1的局分領先。不過,試圖兩盤解決戰鬥的卡內皮不斷向對手施壓,最終將比賽帶入到搶七大戰。搶七局中,斯瓦泰克以小分7-2勝出。

  決勝盤兩人交換瞭一次發球局之後,波蘭姑娘再次破發。此時卡內皮的體能逐漸下降,手上擊球的感覺也沒有第一盤那麼精準——她丟掉瞭自己無路可退的第9局,3-6告負。

  整場比賽耗時3小時01分鐘,在和現場觀眾一起鼓掌送別36歲的對手之後,20歲的波蘭姑娘在攝像機鏡頭前寫下:“累瞭。”

  的確會累,因為這已經是斯瓦泰克在本屆澳網連續兩輪取得逆轉瞭。

  兩天前,她在瑪格麗特·考特球場以5-7、6-3、6-3逆轉瞭羅馬尼亞好手索拉納·克裡斯蒂,職業生涯首次挺進澳網八強。

  她在那場比賽之後表示,“像這樣的比賽會給我之後帶來很大的信心,因為你要從首盤的失利中恢復過來,還要面對一位很有壓迫感的對手。”

  現在,職業生涯首次在巡回賽和大滿貫級別賽事中連續兩輪逆轉獲勝的她,已經是四強選手瞭,將會在接下來的半決賽裡挑戰美國球員丹妮爾·柯林斯。

  斯瓦泰克2020年法網奪冠。

  歷練之後,學會瞭耐心

  “不喜歡鏖戰”,這似乎是過去一段時間人們對波蘭姑娘的共識。

  一方面說的是斯瓦泰克的打法進攻性強,充滿觀賞性;另一方面則潛藏著對她性格的一種判斷——容易沖動,抗壓能力還需要繼續提高。

  本屆澳網開始之前,整個職業生涯斯瓦泰克在大比分0比1後時的戰績僅為8勝24負。而從2020年秋天在巴黎連贏7場2比0奪得法網女單冠軍之後到本屆澳網開始之前,她一共打瞭55場比賽,其中大部分都是2比0的脆勝。

  所經歷的10場三盤大戰中,有3場比賽她在盤分1比0領先的情況下被拖入決勝盤後獲勝,3場在取得開門紅的情況下遭到翻盤,3場是在一盤落後的情況下逆轉,還有1場是努力地將比賽帶入第三盤但是沒能扭轉局面。

  一切都在2022年的墨爾本發生瞭改變,積累瞭更多比賽經驗的她已經學會瞭“耐心”。最近的兩場比賽過後,2020年法網之後她讓1追2的場次已經提升至5場,職業生涯的逆轉次數也升至10場。

  “每一場比賽都是不一樣的,有各種各樣的變化,我告訴自己無論什麼時候都需要保持耐心。不管場上發生什麼,我都會對自己充滿信心,相信自己總是能夠找回自己的節奏,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

  從第一輪到1/4決賽,斯瓦泰克一直踐行著這種態度——她說在那些特別重要的時刻,那些需要獨自面對的時刻,她能做的和應該做的就是控制住情緒,“努力地去相信自己,聽從內心的聲音”。

  斯瓦泰克殺入澳網四強。

  偶像,納達爾

  但情緒總是突如其來,對年輕人們來說就更是如此。

  上一輪晉級八強之後,斯瓦泰克就又哭瞭——“對我來說,一周不哭就算不上是一周。輸球會哭,贏瞭也會哭,你們大傢必須習慣我這個樣子。”

  八強的比賽,首盤她就一直受困於自己情緒的波動。“第一盤有好幾個破發點,但是我都錯過瞭,然後卡內皮就率先破掉瞭我的發球局。我覺得很煩躁,這其實是一個錯誤的選擇,因為我應該把精力集中到接下來的比賽當中,集中到下一個球上。”

  但她很快就把自己“叫醒”,一邊大聲吶喊為自己加油,一邊努力地利用場地的寬度和縱深度,讓防守幾乎無懈可擊的卡內皮盡量多地跑起來。

  伴隨著比賽的深入,這個戰術逐漸奏效,愛沙尼亞老將在賽後表示自己的腿到最後已經“重到難以拖動”瞭。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兩天墨爾本的天氣很熱,濕度也很大,很多球員在比賽過程中都飽受煎熬。但逐漸進入忘我狀態的斯瓦泰克到後來根本沒有註意到這一點。

  “我隻關心陽光會不會影響我發球,隻關心能不能打出更多的回合讓她多多地跑動……我也很累,可是我相信我自己。”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以納達爾為偶像的斯瓦泰克,逐漸開始有偶像的那種氣質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