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9月19日報道:

白俄羅斯短跑運動員克裡斯蒂娜-齊馬努斯卡婭出戰東京奧運,她報名田徑女子200米,結果不滿被要求參加4×400米接力,並透露之前參賽選手因缺乏足夠的興奮劑檢測未能拿到資格。在與白俄羅斯表達不滿後,雙方產生矛盾,最終齊馬努斯卡婭上演“逃離事件”,獲得波蘭的人道主義簽證,如今她身在波蘭,近日接受采訪回應為何逃離白俄羅斯,以及如何在東京擺脫監視實現逃亡,還有在波蘭過得如何。

據以色列Ynetnews新聞網報道,采訪齊馬努斯卡婭的記者透露,有6名身材高大的波蘭安保人員身穿防彈衣,保護這位逃亡者。“在我們進入房間的時候,被告知脫下衣服,隻剩下外套,我包裡的東西被搜查瞭一遍,一名保安用金屬探測器在我身上慢慢探測。”

進入到采訪時間,對於為何與白俄羅斯官方產生矛盾,齊馬努斯卡婭說道:“我記得盧卡申科在奧運會前說過,如果我們不把獎牌帶回來,就不要回來,而我從來沒有參加過4×400米接力,這讓我意識到沒有獲得獎牌的機會。我給官員發瞭短信,但沒有回復,我因此將整件事發到個人社交平臺上,點名要對此負責的官員,並聲稱他們利用我來掩蓋自己的錯誤,當情緒爆發,我沒有考慮接下來發生什麼。”

“我們代表團的領導和白俄羅斯奧委會一名官員來到我的房間,要求我刪帖,我照辦瞭。”但齊馬努斯卡婭錄下與官員對話,之後發到網上,在錄音中,她希望參加自己的比賽,對方兩名男子威脅她,“如果你這樣做,你的結局就是自殺。”

“第二天,另一名官員和一名在明斯克精神病院工作的心理專傢來到我面前,我被告知,隻有半個小時收拾東西,我將被送進精神病院,那一刻我明白瞭,如果你對政府作對,就會與瘋子劃等號,我意識到我不再屬於這個國家,感到一陣陣恐慌。”

對於如何擺脫監視獲得自由,齊馬努斯卡婭說道:“開車去機場花瞭差不多40分鐘,我想撕毀護照,可放棄瞭,因為沒有用,然後我拿出手機,用翻譯軟件找到如何用日語說‘幫幫我,我被綁架瞭’。我給日本警察看瞭我的手機,溝通不暢他轉身離開瞭,我的手機也快沒電瞭,但是那名警察帶著另一名警察回來瞭,他們拿走我的護照,接下來打電話給國際奧委會,我得到保護。”

齊馬努斯卡婭還想參加200米的比賽,但被奧委會拒絕瞭,她最後獲得波蘭的人道主義簽證。這次接受采訪,齊馬努斯卡婭還談到自己的父母,父親是一名消防員,母親在銀行工作,並透露母親在她工作的銀行已經受到威脅,“在明斯克隻有一個人說什麼是什麼,運動員受到盧卡申科的寵愛,因為運動員可以展示國家風范,但運動員也被要求忠誠。”

以色列Ynetnews新聞網報道表示:“盧卡申科2020年8月贏得大選,大約1000名運動員簽署請願書,呼籲結束暴力並重新選擇,這些運動員被監禁、失去工作,齊馬努斯卡婭沒有簽署請願書,但發文呼籲停止暴力。”而齊馬努斯卡婭回憶道,“發文不到10分鐘,就有人敲我的門,要求我刪帖,我沒有同意,我的月薪被減半,後來被列入黑名單。”

如今齊馬努斯卡婭來到波蘭,無法和其他白俄羅斯人直接見面,隻能通過互聯網交流,盡管收到很多支持她的信息,但也有人要威脅她的生命。住在一間普通公寓,“我無法在網上購物,因為不知道公寓地址,路標已經被移走瞭。”

你想傢嗎?對於這個問題,齊馬努斯卡婭說道:“非常想,我想念我的傢人,我訓練的地方,這些都是我的會議。”而當記者問,當說到白俄羅斯,你首先想到的是什麼,齊馬努斯卡婭用手抓著脖子。“一想到白俄羅斯,我就無法呼吸,幾乎每時每刻都是如此。”

現在的齊馬努斯卡婭被重點看護,安保人員會品嘗她的食物和飲料,“我現在不害怕瞭,但依然要帶著6個保鏢,當他們離開我的時候,我必須小心自己的食物和飲料。”

“我本來可以在200米賽後在網絡上說出自己的故事,也許應該少些情緒化,但我從來沒有後悔過。”采訪記者表示,在采訪結束的時候,齊馬努斯卡婭看瞭看周圍,確定沒有人盯著她,從水果盤拿出香蕉,很快剝皮,然後一口口吃香蕉,“她享受自由的感覺,但依然擔心有人會看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