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光搖曳,人聲嘈雜,主裁哨音劃破沸騰球館,鯊魚坐回替補席休息。這是本場比賽第一個暫停,來自湖人主教練菲爾·傑克遜。

“我感覺不好。” 鯊魚望向不遠處正擦汗的15號中鋒,“我以為他是薩博尼斯和迪瓦茨,但又有點像獨行俠那個剛進最佳陣容的小子。”

他在腦海中回放對手那個原地轉三圈的勾手“結果現在竟然讓我想起大夢,兩人都是滑溜溜的魚——真是見鬼。”

鯊魚有理由煩躁。上周湖人擊敗76人,榮膺NBA總冠軍,花車遊行,將鮮花與香檳灑滿洛城街道,他本人更是在“統治力超越喬丹”的媒體恭維聲中飄飄欲仙。可某天宿醉轉醒,卻和眾多隊友一道身處訓練館內。

“15-1的旅程多少有些無聊,我看你們需要一點真正的挑戰。”一個自稱安可的人,掏出一個五維口袋,宣稱“想要會會二十二年後的冠軍麼?這裡有一對組合,號稱季後賽表現能與兩位並肩。”

約基奇帶著掘金穿越回2001年的話,能打贏OK組合嗎?

科比頭一個答應,不假思索,他最愛挑戰。小魚緊隨其後。“禪師”則慎重地提出“是否會有代價”、“記憶能否保留”、“規則有無變遷”等諸多問題,隨後表示他從來不排斥冒險。至於鯊魚本人,當聽見對位人是個來自塞爾維亞的白人中鋒,就立刻用粗啞笑聲席卷了球館。

“本來我還在想,有沒有必要為了一場必勝的比賽放棄溫泉。”他打了個哈欠,“來吧,那小子就是我的溫泉。”

隨後神跡湧動,時空流轉,比賽在一日熱身後展開。開始時一切順利,他用摧毀木桶伯的方式要位,翻身,暴扣,慶祝,再大聲嘲諷:“你離地的高度比硬幣還矮。” 其實對手比想象中強硬有力,能稍微——只是稍微——頂住他為協防換取時間。但他隻需調整腳步,用肩晃後的勾手和分球,就能如履平地。

但情況不對。

15號並不急於沖進油漆區,而是在罰球線以上遊走。鯊魚邊嘲諷對手是個軟蛋,邊試探性地放了兩球,一個轉為掩護後的外拆三分,一個化為越過指尖的扭曲拋投。

又他媽是迪瓦茨。鯊魚在心底咒罵,下回合隻能上提。可誰知對面遠比他想象的強硬,一記虛晃後用力對抗,擠開身位運球突破。於是鯊魚開足馬力,緊追其後,霍勒斯·格蘭特過來補防,兩人合圍已成,皮球卻消失不見。然後,那個50號球員雙手背扣,兩分入袋。

他比迪瓦茨強得多。鯊魚情不自禁嚴肅了起來。

約基奇帶著掘金穿越回2001年的話,能打贏OK組合嗎?

當27號控衛用一次手遞手三分將湖人的領先蠶食殆盡後,縱然是“禪師”也無法再視而不見。

“打完這半節,我已經開始祈禱國王明年不會交易到邁克·畢比之類的人了。”菲爾吩咐眾人,“科比,你和費舍爾交換防守人,用力去擠過掩護。想想吧,23歲的喬丹看見有後衛敢在他面前跳舞,他會怎麼做?”他拍拍科比肩膀,“就那麼幹。”

科比點了點頭,面沉似水。鯊魚認得這張臉。過去幾年,這個爆炸頭年輕人變了很多,越來越強,無論對抗、護球習慣、投射準度都和新秀年相距甚遠,但隻有這種表情沒變,每當真正開始集中註意力時,科比就會端出這張臉。

他們再度上場,科比自後場開始施壓,讓那個27號去往擋拆位置花了足足十二秒鐘,接著勉強突破,將球分給15號中鋒。那家夥再次突破拋射,被鯊魚一記大帽扇出場外。

15號撇撇嘴笑了一下,不過也並不十分沮喪,低頭跑向對面半場,兩位中鋒錯身而過的一剎,鯊魚拍了拍15號的屁股。

“白人男孩。”奧尼爾說,“告訴我你的全名。”

約基奇帶著掘金穿越回2001年的話,能打贏OK組合嗎?

******

邁克·馬龍再次望向尼古拉·約基奇,他身背三犯,不得不在第二節提前下場的得意弟子,思量再三,還是用掉了第三個暫停。

沒辦法,即便他能夠忍受奧尼爾在戈登頭上凌空摘下前板,即便他能夠默許科比面對傑夫·格林閃躲拉桿,但當羅伯特·霍利都能用假動作點飛小波特,隨後長驅直入禁區暴扣,他再也無法視而不見。

得讓約基奇上場。馬龍回憶起不久前結束的總決賽,想起阿德巴約和巴特勒被迫出手的半截籃。約基奇能保護後場籃板,在擋拆中防守費舍爾時絕對不會少邁或多邁一步,能讓科比出手那些畢竟不是上籃的中投。但也意味著要對位奧尼爾。教練苦澀地想。

約基奇、穆雷、小波特、佈勞恩,這些球員都是他看著成長,波普、戈登、佈朗和格林也對他十分信任,所以,當沮喪在隊伍中蔓延時,他立刻就感受到了。

大戰開始之前,馬龍做過動員。“有什麼好怕的?他也就是能出手一些長兩分,我們是現代籃球,隊伍中有多少能夠強投三分的運動員?比進攻,肯定是我們贏。”他這麼評價科比,可佈克的陰影卻在他眼前浮現。果然,數據單上,眼看又要出現一個25中20的夜晚。

“場均30分13.6籃板1.6助攻3.6失誤,53%命中率,厲害嗎?厲害”馬龍一個停頓,話差點講不下去“但……他們有厲害到讓我們害怕的地步嗎?我告訴你們,這是迪瓦茨,韋伯,特科格魯2002年防守的結果。你們難道沒有信心做得更好?”

馬龍幾乎快說服了自己,約基奇頂防足夠出色,隻要能擋住頭兩下運球,就能夠期待協防輪轉。六成命中率畢竟不是百發百中,少掉的百分之四十,足夠掘金用對攻贏下比賽。

可萬事總是知易行難。

約基奇帶著掘金穿越回2001年的話,能打贏OK組合嗎?

國王隻需要迪瓦茨得多少分?15分?10分?需要他打多久?35分鐘?30分鐘?所以,國王中鋒可以盡力拼搏,用牽制力保持存在感,聽天由命地身背四到五犯。但約基奇是球隊的攻防大腦,要掩護,要組織,要處理順下多打少,還要負責相當一部分陣地戰單挑。體力消耗判若雲泥,更何況他因為判罰零碎下場,已經成了掘金不能承受之痛。

假如約基奇在空切的福克斯頭上賠上犯規,他還能訓斥兩句愚蠢。可科比與奧尼爾在籃筐頂上輪番作業,他還能責怪些什麼?

他們隻有兩個人。教練想起球隊對陣太陽G4時,約基奇在板凳席上的大吼,那輪系列賽倒是以兩場大勝告終。可誰能阻擋兩個正值巔峰的歷史前十?更何況費舍爾、格蘭特、福克斯、霍利、肖…….王朝球隊的配角絕非庸手。他們在三角進攻內或遊走空切,或居中轉移,將夾擊和繞前一一破除。

“他也兩次犯規了,教練。”約基奇提醒馬龍,“雖然他遠比我跳得高,但我們都是胖子,還是有些地方能感同身受。我能夠運球推動轉換,他則能緊跟後衛奔襲快攻。但那都是沖刺速度。”

“沒有胖子喜歡橫向移動。霍勒斯36歲了,霍利也跟不上AG(阿隆戈登),他們並不是小球時代前場的機動。除了鯊魚,他們放空不足”

馬龍想起戈貝爾與唐斯的雙塔。“都聚過來!”他拿起戰術板。

*******

“那是Iverson Cut(戰術名稱),絕對是他媽的Iverson Cut!他們竟然用中鋒兜底線出來側翼,然後讓另一個內線掩護後內切。怎麼會有這種怪物?”剛剛漏掉戈登空接的格蘭特情緒激動,”我們在總決賽解決了這種跑動,可我和沙克都不是泰倫·盧。”

“那家夥其實不慢。”佈萊恩·肖補充道,“剛剛他摘下籃板後運球快攻,我從後面斷球,根本碰不到。”

菲爾抱臂沉思。

球隊隻剩下兩個暫停,兩位數的領先頃刻間化為烏有。假如不是費舍爾在第三節結束前扭曲身子的三分,湖人甚至連打平的體面都沒有。身為巨星教父,他圍繞鯊魚打造嚴酷防守,用他的對位優勢、籃板保護和防空威懾鎮守禁區,讓鯊魚頭一次獲得防陣,也讓球隊在00年防守第一,今年常規賽稍有放松,但季後賽又是第一。

但掘金視若無睹。

他們讓後衛去底線,中鋒掛掩護去罰球線和三分遠射,逼鯊魚跟出,然後高大側翼穿插自如;他們為中鋒做出雷阿倫和艾弗森的跑動線路,抓住鯊魚錯愕的空隙,或者跳投,或者假動作後突破;他們讓中鋒去牛角位持球,讓控衛和大前鋒圍繞他旋轉,於是每回合球員都得猜是27號切出三分,還是50號順下攻框。

等眼尖的霍利精準認出對面“拍肘部”的暗號術語,那名塞爾維亞大個竟然將計就計,假裝傳球後轉身突破內線,來了一次假手遞手。

這就是二十年後的籃球麼?

一個念頭閃過菲爾腦海,隨即被他自己狠狠否認。

不,二十年後也不可能有很多這種中鋒。

約基奇帶著掘金穿越回2001年的話,能打贏OK組合嗎?

每個人都是誘餌,時而每個人都化身主攻。整個過程中奧尼爾被牢牢栓在附近,難以護框。分差快速迫近,令人緊張,隊員們為了能跟上對面的進攻效率,下意識地過分依賴科比鯊魚,球球都交他們手。多虧二人都是絕無僅有的天才,才隻靠單挑就撐過了第三節的前九分鐘。

要找出能持續的辦法。菲爾想。禁區、禁區、禁區……..

“嘗試擺小陣容麼?”老溫特提醒菲爾,“提升四號位機動性?”

“那我們就會失去原本熟悉的優勢,我們犧牲體型也沒辦法獲得他們那麼好的空間,對手很聰明,你用小個子上去,他們就會讓中鋒去弧頂叫四號位的背身戰術了。”菲爾搖搖頭,“體型正常至少能在沙克被擋住之後做一些換防,你一秒鐘的空隙都不能……”他忽然收住,接著揮手叫來沙克與格蘭特,“你們交換防守人,鯊魚去對50號!”

“不要防得太認真,那個塞爾維亞人骨子裡就更傾向於找到空位。你留出空切路線,甚至可以假裝協防,一旦我們能知道甚至控制對方的比賽傾向,那就能預測對手下一步的動作。” 禪師露出微笑,鏡片上閃過寒光,“讓他死在他最相信的東西上吧。”

******

賈馬爾·穆雷看到科比笑了。

又笑了。

當約基奇用轉身撤出三分線,單腿射中神仙球後,他笑了一次;接著穆雷在時鐘將盡時被迫單挑,在科比的壓迫下掉球,撿起來,跳高弧線命中打板三分,他笑了第二次。

他為什麼這麼高興?如果沒有這兩球,湖人本該領先六分。穆雷很納悶,但好像又隱約覺得心裡發毛。

約基奇帶著掘金穿越回2001年的話,能打贏OK組合嗎?

比賽已至白熱。當約基奇又一次向戈登傳球,被早有預謀的鯊魚回身搶斷,馬龍終於忍不住再叫暫停,咆哮怒吼。接著,穆雷提議拿出壓箱底的必殺,清空一側,由約基奇四十五度主控,自己或者設置掩護,或者幫約基奇做手遞手,打5-1號位逆向擋拆,用超越時代的思路對抗在任何時代都永恒的天賦。

湖人的比賽也在進化。剛剛鯊魚背身要位,單手將球擎過頭頂,科比推開穆雷,閃電啟動,切入是個完美圓弧。所有人都以為這會是一記經典的O-K式腦後傳球,但科比在掠過約基奇時停步,在禁區邊緣,做了個他和約基奇很擅長的逆掩護。鯊魚邁開霸王步,穆雷搞搞躍起試圖封蓋,代價是第五次犯規,以及背部劇痛。

“你讓我想起AI,他也跳到我身上過。” 沙克瞥了一眼穆雷,“但我們剛剛打爆了他。”

“但我們會打爆你們。”穆雷回敬。科比哈哈大笑,隨後在罰球的間隙湊到穆雷耳邊,請教切入方向,和掩護設置的角度。

“說實話,這絕對是新東西。”科比吸了吸鼻子,“馬龍和斯托克頓也不像你們擋拆這麼多。”

約基奇帶著掘金穿越回2001年的話,能打贏OK組合嗎?

“記憶不能帶出這個空間。”穆雷看著這位註定偉大的球員,有些受寵若驚,“你問了也記不住。”他其實現在比我小,我才是前輩。穆雷感覺很奇妙。

“不用帶出去。”科比十分固執,“我現在就要知道。”

“來交換。”穆雷比出一個姿勢,“當背身的時候被防守球員這樣頂住後腿,要怎麼處理?”

“說實話,我不太會。打算這個休賽季去請教MJ,希望我不會忘。”

“你不會忘的。”穆雷接過約基奇的發球,在全場緊逼下緩緩推進,“你肯定不會忘。”

比分犬牙交錯,三分鐘,兩分鐘,一分鐘,接近終場。

掘金落後兩分。

******

這是最後一個暫停,約基奇用毛巾擦了擦臉,準備上場。科比和鯊魚過來說話。

約基奇帶著掘金穿越回2001年的話,能打贏OK組合嗎?

“你和穆雷會自己打最後一攻嗎?我們打算在你運球到一半的時候過來夾擊。”科比故意提高音量,讓掘金全隊都能聽見。“就放掉那家夥,他11中3,我建議你別給他分球。”鯊魚指了指小波特,“他投不中的。”

禪師的心理戰。“你們夾擊,我就肯定分球。”約基奇不假思索,“隻要我自己不失誤,MPJ肯定投的中。”

“挺會當隊友的麼。”科比說,“不過對於領袖而言,你話太少了。”

“時常覺得沒什麼好說的。”約基奇走到邊線,目睹眾人漸漸落位,忽然道:“我是2021賽季的MVP。”

“而我會是以後每一年的MVP。”科比走到穆雷身邊,“這說明不了什麼。”

“我不是這個意思。”塞爾維亞大個子從裁判手中接過皮球,拍了拍。

“算啦,沒什麼,來,開球吧……”

約基奇帶著掘金穿越回2001年的話,能打贏OK組合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