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女足世界杯,榮譽第一、排名第一、收入第一的美國女足創造了隊史最差戰績,僅戰勝了越南,在踢平荷蘭和葡萄牙、連續248分鐘無進球之後,在第一場淘汰賽就爆冷輸給瑞典,早早倒在了16強。

單論這場比賽可謂一波三折,點球大戰極具戲劇性。38歲老將隊長梅根-拉皮諾在生涯最後一戰罰丟了重要的一記點球,而在戰況愈發激烈之時,美國開始遭遇滿場的巨大噓聲,新西蘭的觀眾似乎都樂於見到她們回家。

美國女足,人嫌狗厭?

瑞典打進的制勝點球尤其誇張,美國門將艾莉莎-納赫本已撲出,但球在空中向反方向旋轉,納赫沒能來得及再次撲救。裁判動用了門線技術才最終判定球進距離為一毫米,當真是字面意義上的失之毫厘。

美國女足,人嫌狗厭?

美國女足,人嫌狗厭?

在如此痛心的憾負之後,美國女足發表聲明,稱將痛定思痛,奮起迎接世界的挑戰,可沒想到,評論區卻招致大量嘲諷式慶祝。

無獨有偶,《紐約時報》贊美拉皮諾傳奇生涯的文章也出現評論區大翻車的情況。

美國女足,人嫌狗厭?

而在社交網絡上,女足的實力出局更是引來美國網友的狂歡,這種本國人看自己國家隊笑話的場面,在任何國際大賽中都是相當罕見的。

美國女足,人嫌狗厭?

拉皮諾落淚視頻下全是“喜聞樂見”和“活該”的聲音。

都說體育是成王敗寇的遊戲,但對美國女足而言,過去幾年她們為自己招惹的無數爭議,讓輸掉這場遊戲的代價變得太過高昂了。

******

從勒佈朗-詹姆斯帶頭穿起“我不能呼吸”的熱身服開始(其實這是他小弟歐文的倡議,結果還成了兩人在騎士關系破裂的導火索),過去十年貫穿美國體壇的BLM抗議,經歷了兩次高潮。第一次是2016年NFL球星科林-卡佩尼克掀起的國歌抗議,而美國女足當時就已經投入其中。

那一年還正值特朗普上臺,這在美國民間激起“metoo”運動,催生了巨大的思潮變革。美國女足——特別是拉皮諾——就這樣來到時代的風口浪尖。雖然WNBA等職業聯賽都參與了國歌抗議,但當代表國足的拉皮諾帶頭下跪,瞬間成為全國頭條和文化現象。

美國女足,人嫌狗厭?
拉皮諾名言:“沒有同性戀的隊伍不可能奪冠,這是從古至今的定理
社會學者都對她品頭論足,稱她“空手套白狼”,因為作為白人,她並非種族歧視的對象,而比起許多帶頭抗議的黑人運動員,她的行為也沒有招致什麼嚴重後果。要知道卡佩尼克本人被排擠出了NFL,再往早了說,阿裡都曾因拒絕參加越戰而被禁賽且被剝奪拳王榮譽。
也是從2016年開始,美國女足就同工同酬問題將足協告上法庭。當時的原告五人組除了拉皮諾,還有阿歷克斯-摩根、霍普-索羅、卡莉-勞埃德和貝基-索爾佈倫。
女足態度如此強硬,是有其獨特背景的。美國女足成績一直比男足強,自2015年以來不管是關註度、收視率還是為足協創造的營收也都不下於男足,但足協分配給女足的獎金和收入卻只是男足的零頭。
雖然美國足協在官網上給出的數據仍是女足長期(2009年至2015年)虧損更多,但足協也不能否認的審計報告,是在2016至2018年,女足比賽營收已經突破5000萬美元,比男足要多接近200萬美元。在這種情況下,女足平均每場勝利的收入不到5000美元,男足則為1.3萬美元。
美國女足,人嫌狗厭?
女足與足協的官司拖了好幾年,在此期間拉皮諾也成為美國國內的風雲人物,摻合過的政治事件包括但不限於反對特朗普口頭驅逐少數族裔女議員離開美國,以及反對最高法院推翻墮胎權。一方面她成了許多人的眼中釘肉中刺,但另一方面又被選為《體育畫報》史上第四位女性年度體育人物。
美國女足,人嫌狗厭?
到2019年世界杯期間,拉皮諾已被《大西洋月刊》贊美為“她這一代人的阿裡”,女足也再次集體狀告美國足協性別歧視,這激發當年世界杯比賽中看臺上無數球迷高喊“同工同酬”的口號,美國女足的聲勢也就此達到頂點。
在對陣法國的半決賽之前,拉皮諾又與特朗普打起嘴仗,拉皮諾宣稱,她覺得特朗普治下的美國沒有自己的容身之地,“他在試圖分裂這個國家,以此來鞏固自己的權勢,”拉皮諾說。
從那時起到現在,拉皮諾與美國女足都成為美國保守派口中“左派瘋子”的代表。如果說特朗普最痛恨的男性運動員是勒佈朗,那女性運動員非拉皮諾莫屬。他甚至不屑於直呼她的名字,而稱她為“那個紫發女人”。
美國女足,人嫌狗厭?
13-0戰勝泰國堪稱宣言之戰。奪冠後的美國女足拒絕前往白宮受總統接見。
2021年,美國女足在東京奧運會上拿到銅牌,遭到特朗普的冷嘲熱諷。“如果我們的女足沒有這群激進左派瘋子的帶頭,她們肯定能拿金牌,”特朗普表示。“支持覺醒(woke)的都是輸家,但凡跟覺醒沾邊的肯定沒好結果。”
過去這幾年,整個美國體壇都在被各種文化戰爭撕扯,都走在試圖在商業利益、文化形象和政治立場尋求平衡的鋼索之上。但隻有美國女足似乎拋開了所有顧忌,朝著距離特朗普最遠的那個極端不管不顧狂奔而去。
連勞埃德和索羅這些老一代女足名將都對拉皮諾領導球隊的方式提出質疑,她們覺得女足隊內文化和氛圍出了問題,大家的目標似乎從勝利變成了“對政治和社會問題的折騰”。
女足在極端處獲得的贊美和批評是同樣激烈的,這種激進為她們帶來了巨大關註度,讓她們在美國當代文化中占據了獨特的一席之地,再也不是默默無聞的存在。但即便是拉皮諾也明白,走極端就意味著斬斷退路,必須做一支常勝之師。她承認:“贏不了球的話,就不會有媒體關註,不會有球迷支持,也不會再有發聲的機會。”
但在兩個世界杯冠軍和一枚奧運金牌之後,她的失敗還是沒有被原諒。
美國女足,人嫌狗厭?
******
去年,在輿論壓力之下,美國足協與女足達成了具有歷史意義的同工同酬協議,還賠償了2400萬和解費。男足在卡塔爾世界杯踢進16強,獎金超過1300萬,按照新協議規定,女足拿走一半,這比她們在2015年和2019年奪冠後的獎金總和都要多。而今年她們的成績跟男足一樣,獎金325萬,同樣跟男足對半分。
因此很多人都難以理解,得到如此待遇的女足為何還要在在這屆世界杯擺出了恨國姿態。
拉皮諾四年前曾放下狠話,說自己永遠不會再唱國歌,也不會再向國歌敬禮。但在美國大部分黑人運動員都已經將國歌抗議拋諸腦後的當下,女足竟然還在堅持。在被瑞典淘汰的比賽開始前,她們就再次因為多位球員不唱國歌拒絕敬禮而成為眾矢之的。
美國女足,人嫌狗厭?
美國金牌女主播梅根-凱莉這樣痛批拉皮諾:“她就是始作俑者。雖然她打替補未能參加出場儀式,但她就是始作俑者。”
“她毒害了整支球隊的氣氛,讓本來為國效力的女足變成了反美。我是不會支持這樣的球員的。我真希望她們輸掉比賽,這樣的行為真的太可恥了。她們看起來好像根本不想上場一樣,那進國家隊還有什麼意義呢?”
美國女足,人嫌狗厭?
凱莉並不是傳統保守派,她對抗福克斯電視臺的故事曾被拍成《爆炸新聞》
這屆世界杯裡,女足的一舉一動還是被放到顯微鏡下觀察,比如在小組賽踢平葡萄牙,賽後有球員面帶笑容給球迷簽名合影,還有球員一起跳舞,這又遭致在福克斯電視臺解說比賽的勞埃德的批評。
勞埃德說,她為女足踢過那麼多比賽,從來沒見過這種精神面貌。“向球迷表示謝意,與家人交流沒問題。但笑得那麼開心,還跳上了舞?說實話比賽裡發揮最好的大概是門柱,她們能出線完全是靠運氣啊。”
美國女足,人嫌狗厭?
葡萄牙(世界排名21)距離絕殺美國就差一點點

勞埃德還暗示拉皮諾給女足帶來歪風邪氣,“我在2021年退役之時就說過,我感覺現在這支球隊,還有足協裡的人心都變了,文化也變了,勝利的意義不再相同,”她說。“場下發生了很多事,她們真不應該把這一切都視為理所應當。穿上國家隊的球衣就應該全力以赴,但現在我看不到那樣的熱情了。”
其實像崔妮蒂-羅德曼(丹尼斯-羅德曼之女)這些小一輩球員,態度是沒有那麼激進的。但在拉皮諾退役後誰將扛起美國女足的大旗,誰又能改變這支球隊的文化,一切都還是未知。
美國女足,人嫌狗厭?
羅德曼之女被認為有潛力成為美國女足未來的中流砥柱
反正,美國女足已經成為一些人口中的“反美女足”,不管她們能不能或者說配不配代表美國,但她們的確在很大程度上暴露了美國。
美國女足,人嫌狗厭?
俗話說蒼蠅不叮無縫蛋,如今這種荒謬的輿論場,肯定不是僅憑女足單方面攪動就能造成的結果。在這樣的大環境下,不管是右派還是左派,都很難對這支女足做出公允評價,最中立(也是最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媒體可能反而變成了TMZ。
而這本身就已經足夠滑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