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的賽前發佈會上,瓜迪奧拉拍著胸脯向記者保證:“盡管放寬心,這次我絕不整活。”等到首發公佈果然言出必行,一個都沒換。

至於對面的安切洛蒂,那就更沒啥好說的了。這兩年打的就是一副明牌,是個皇馬球迷都能背出首發。而且其他球迷都是賽前一小時去翻首發新聞,唯獨在皇馬球迷這裡兩小時才是常態。

當然,和首回合相比皇馬這邊還是有了點變化,那就是解除停賽的米利唐換掉了呂迪格。很多人不解:呂迪格防得那麼好,你把他換掉幹嘛?我鬥膽猜測了一下安胖的思路,可能有這麼兩個原因。

其一,雖然上一場防住哈蘭德確實是靠呂迪格,但皇馬這一路能走到半決賽靠的還是米利唐。

其二,你想想瓜迪奧拉是什麼人?那顆聰明的腦袋回去肯定琢磨了呂迪格有什麼細節習慣,教哈蘭德怎麼去破解他的貼身盯防。那我幹脆不上呂迪格,這就叫預判了你的預判。

總之,沒有教練整活,這場歐冠半決賽充斥著強者對決的方正之氣,所以開局的感覺也和首回合有許多相似的地方。

尤其是皇馬這邊,米利唐基本直接復制了呂迪格的防守策略,追著哈蘭德一度跟到對方半場。身體對抗也直接拉滿,不給任何舒服拿球轉身的空間。

但曼城顯然不滿足於再來一次平局。帶著1-1的比分坐鎮主場,他們經過很短暫的試探就開啟了前壓模式。不再是兩邊看著格拉利什和B席一對二,京多安和德佈勞內果斷馳援,中間交給斯通斯羅德裡,第二波還有踢成邊後腰的阿坎吉和禁區前爆射的沃克。

大兵壓境為曼城帶來了接近8成的超高控球率,也讓皇馬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為了應對這種暴漲的壓力,自然需要做出一些防守策略的改變。

於是,米利唐扔掉了哈蘭德的“保鏢”職位,因為兩側的曼城進攻球員這麼多,中間再拿個中後衛去專門人盯人,一橫傳不就徹底打穿?這種局面下,保持陣型距離肯定更加重要。

接著,克羅斯也開始站穩弧頂位置,不輕易去兩邊補防。畢竟曼城後腰和中衛已經在這塊地上輪流開炮,不放個人遲早還是會被打穿。至於中衛和邊衛之間的肋部空缺,交給魔笛和82去補。

上述策略沒問題,效果也實現了,但是……遠遠不夠。

首先,曼城的武器庫裡現在還有傳中。小快靈已經是好幾個版本之前的事情,現在整支球隊的平均海拔相當可觀,還有哈蘭德這麼一個無解的大中鋒。而皇馬這套防線最大的問題一直都是防空,或者說全靠庫爾圖瓦來防空。

也幸好還有褲襪,不然去掉掛件的哈蘭德前20分鐘就能砸死皇馬。

其次,兩側的肋部防守頂不住。右邊有巴爾韋德還好說,但左邊的莫德裡奇再過幾個月就38了,你讓他來回補位還要推進出球肯定沒法持久。而且卡馬文加這個左後衛雖然代打的不錯,但這個不錯一般僅限於單挑不是群毆,何況這次哪怕進入單挑——對面是一個狀態爆炸的B席。

動作比你快,技術比你細,跑位還比你聰明好幾倍。在卡馬文加轉圈圈的過程中,B席已經完成了過人→傳球→跑位→進球的全過程。克羅斯按照防守分工沒有跟到底,莫德裡奇年輕幾歲估計就能成功攔截,但現在典禮雙核已經攔不住兔丁連線。

比分落後的皇馬再次做出調整,誰都知道他們必須攻出去。陣型不再是退守版的451,出球也不再是先保證球權不丟,而是向前冒險傳球尋求反擊。

按理說,皇馬可能是歐洲最擅長打反擊和扭轉逆境的球隊。但這一次,他們哪怕圍搶夠及時、出球夠合理,還是流暢不起來。

一開始,他們想直接通過長傳找到最能沖的維尼修斯,但沃克其他不好說,至少拼速度真沒怕過誰。

接下來,皇馬把整體陣型左移去支援維尼修斯,本澤馬、莫德裡奇和卡馬文加,時不時還會加上從右路遠道而來的羅德裡戈。他們試圖也在肋部打出一些配合,但曼城的應對仍然遊刃有餘:你沒辦法用米利唐專盯哈蘭德,我卻可以繼續用沃克隻看維尼修斯,還有斯通斯沉入防線帶來無縫切換。

克羅斯遠射打中橫梁,是上半場皇馬最接近破門的機會,但這嚴格來說本來就算不上什麼機會。而回過頭,格拉利什斜塞給前插的京多安帶來射門機會,B席頭球補射梅開二度。

肋部+防空,皇馬防守的兩個缺點以一種意外的方式結合到了一起。

上半場2-0,總比分3-1,這是一個看起來相當安全的比分,除了某些特定情況。比如曼城去年在不同時間段有過4次領先皇馬兩球的經歷,結果卻是倒在了加時賽。

但這一次,你真的能從方方面面感覺到不同。

下半場開局原本是皇馬擅長起勢的階段,沒有起色。

用呂迪格換下了魔笛,卡馬文加換到後腰、阿拉巴改打久違的左後衛,沒有變化。

用阿森西奧換下了克羅斯,減去根本拿不到的中場控制增加一個接應射門點,沒有效果。

熟悉的劇情再度上演。

皇馬雖然有過一次打中橫梁,但那隻能來源於任意球裡的遠射。自己的防守漏洞再次被曼城抓住,德佈勞內開出任意球,阿坎吉蹭到米利唐身上砸進了球門。一開始算成了米利唐的烏龍,賽後官方還是改成了阿坎吉的進球。

我願稱之為:兩全其美式遮羞。

三球領先皇馬,是曼城去年從未做到的事情。如果說1%代表著仍有可能性的話,那麼0%就意味著真正的絕望。誰能進入決賽已經沒有懸念,剩下的無非是一些支線劇情。

任務1:哈蘭德進球(0/1);

任務2:瓜迪奧拉換人(0/5)。

第一個支線失敗了,京多安已經把餅喂到嘴邊,卻還是被庫爾圖瓦從哈蘭德嘴裡奪了過去。

第二個支線不僅成功,還出了個暴擊。我有理由懷疑,假如不是德佈勞內累得全世界球迷都心疼,瓜迪奧拉性格裡的謹慎和強迫癥真能再次讓首發把油箱跑空。而馬赫雷斯、福登和阿爾瓦雷斯的出場不僅分擔了隊友的跑動,還聯手創造了最後一個進球。

雖然這個進球,讓哈蘭德顯得有點呆。

4-0,兩回合5-0,曼城昂首挺進了決賽。這是很多人並不意外的結果,但這場比賽仍然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震撼。

誰能想到,皇馬居然有在歐冠被“降維打擊”的一天。

曼城的進攻是如此立體,總有辦法打擊到你的軟肋。防守又是如此堅硬,高位逼搶和陣型切換都無比絲滑。瓜迪奧拉已經把理想和務實同時發揮到了極致,客場經濟實惠1-1,主場放開手腳要你命。就連唯一的槽點“堅決不換人”,背景都是板凳上真的有能人。

也許,這真的就是瓜迪奧拉理想中的完美足球,而曼城的表現讓我們再次想起了那個久違的名詞:宇宙隊。

接下來就看6月11那一天,國米能不能守住地球的最後防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