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納vs曼聯,曾是英超天王山,近幾年被叫成了桃園德比。上個賽季,年輕的槍手看起來先走出了一個熱情洋溢的春天,但還沒來得及享受盛夏,就又和老對手出現了一些類似的問題。

比如,傷病影響了陣容升級後的磨合速度。廷貝爾剛帶來了內收三中衛的新思路,再見就要等明年;津琴科終於傷愈復出,托馬斯卻無縫連接了床位。曼聯傷號更是一長串,霍伊倫買來先去醫院陪伴瓦拉內,盧克肖和馬拉西亞二連跪趕緊租來了雷吉隆。

又比如,兩支球隊的中鋒還是差點意思。熱蘇斯隻高光了不到半個賽季,讓阿爾特塔不得不想盡辦法搶救恩凱蒂亞。拉什福德打中鋒讓自己和隊友都不舒服,隻能去把馬夏爾請出廠。

還比如,你能6500萬買哈弗茨,我就敢6000萬接盤芒特,力助切爾西實現英超GDP的洄遊動線。

不過這場比賽打起來,我們還是看見了一些新鮮的東西。

阿森納這邊,很多人原本擔心津琴科出場之後會和賴斯、哈弗茨湊成三個左中場,相互擠壓空間。但這一次,名義左後衛帶球斜著往前走之後,直接留在賴斯右邊踢成了雙後腰,左路防區完全丟給加佈裡埃爾拉邊。

看似區別不大,其實很有意思。咱們都知道所謂的邊後腰,最大的隱患就是攻守切換路徑太長,體能消耗一多就容易補不上。瓜迪奧拉的升級補丁是後腰變中衛+中衛變邊衛的乾坤大挪移,阿爾特塔選擇了把一套七傷拳揮到底。

怕擠壓賴斯和哈弗茨的左半區空間?又怕回不來左路沒人被反擊打穿?直接踢成右中場,上邊這些活交給別人幹,問題不就解決了!

至少在這場比賽裡,該方案確實沒什麼毛病。因為曼聯無論是人員安排上,還是戰術設計上,壓根就沒想著打你這一點。

有球狀態下,曼聯講究的是循序漸進。奧納納站在倆中衛之間負責控球,埃裡克森經常拉到側後方接球,讓倆邊後衛往前跑作為接應。比起芒特搭檔卡塞米羅那會兒,胖虎身上的工作被隊友分擔了許多,不至於來回往返持續過勞,由此整支球隊的防守和後場出球都流暢了不少。

無球情況下,曼聯優先的是邊路回收。安東尼和拉什福德都被安排了深度回撤,自己的積極性也管夠。隻要萬比薩卡和達洛特陷入1V1防守的局面,堅持三秒之後協防就能進入戰場。這讓阿森納原本強勢的兩翼遭受了很大阻礙,馬丁內利和薩卡都很難硬靠個人能力強行破局。

唯一的問題是,曼聯這麼踢約等於基本放棄了中場,阿森納的前場逼搶又頗有種圍而不攻的古代戰爭感,導致比賽的場面……有點乏善可陳。

於是,那個男人再一次站出來拯救了半夜看球的觀感。

還是哈弗茨,利用曼聯防守傳中時解圍失誤的機會跑到了一個恰如其分的位置。也是哈弗茨,停球就打踢出了一個原地高抬腿的既視感,讓人分不清到底是故意還是不小心。

我的微信首頁一瞬間被各種群聊刷屏,全部20支英超球隊的球迷都在笑。其中切爾西球迷笑得最大聲,阿森納球迷一邊笑一邊在尖叫。

更慘的是,還沒等輿論消化掉這一間章帶來的震撼,哈弗茨又在半支球隊都壓在進攻三區的時候送出一腳漫不經心的橫傳,被曼聯抓住機會打成等待已久的反擊。

當然了,這也不能全怪他一個人。如果說埃裡克森直塞這一下傳的實在是讓人沒任何辦法,但身前的本白、薩利巴,回追的津琴科再加門線的拉姆斯代爾,明知道拉師傅肯定會內切,還是有些畏手畏腳讓出一條兜遠角路線,多少也要沾點鍋。

對於曼聯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實現戰術目標的巨大利好。但壞消息是,就在他們比分領先略有放松,邊路沒有形成多人防守的轉瞬之間,阿森納強大的左路進攻就打出了此前沒能做到的流暢配合。

津琴科橫傳,恩凱蒂亞直接敲給馬丁內利,馬丁內利再橫傳助攻厄德高扳平比分。整個過程裡你可以註意一下萬比薩卡的跑位和動作,這就是一個男人如何從四面楚歌走向了自暴自棄。

然而兩分鐘兩球的刺激過後,比賽再一次進入了賢者時間。

阿森納掌握著局面上的主動,無論是左路的連續傳遞還是右路的快速轉移,都把進攻三區的重心交給了馬丁內利。而馬丁內利和萬比薩卡大戰三百回合的結果,有點一言難盡。

說攻得好吧,馬丁過人過不幹凈,結果隻能贏個角球。說守得好吧,比薩卡斷球也斷不下來,結果隻能賠個角球。

所以這場超過100分鐘的比賽,大概有70分鐘都在反復劇透。阿森納一陣進攻或者曼聯一通防守大秀操作,最後角球喜+1。

與此同時,目前實力相對占優的槍手也沒想著在聯賽初期就拼個你死我活。他們這場比賽說起來是在高位逼搶,但普遍不是上對抗試圖搶斷拿球者,而是嘗試看穿對方的傳球路線,利用整體陣型的前移和收縮去攔截。

這就帶來了兩個很神奇的視覺效果。

一是你明顯可以看出曼聯主打反擊,查一下全場控球率卻沒落多少下風,上半場甚至是55%-45%領先了多達10個百分點。

二是你會覺得奧納納才是男主角。作為門將,他這場比賽的個人控球率達到了5.1%,約等於對面拉姆斯代爾的兩倍,在曼聯隊內也高居第四,超過所有前場球員外加邊後衛。

人類文明史告訴我們,假如雙方一門心思想著持久戰,約等於都在打卡等下班。但在那半小時美好卻有些無聊的各取所需裡,差點破局的還是那個男人(褒義)。

面對著邊路打不開、肋部打不穿的情況,哈弗茨勇敢地拋棄了之前壓力山大躲著球踢的心態,帶球殺入禁區並在萬比薩卡和卡塞米羅的關門,哦不對是撞門防守裡倒地。

然而VAR取消了點球判罰,讓他失去了卸下重壓的絕好機會。

一場平局打到60多分鐘,接下來必然是雙方主教練的鬥法環節。

率先出手的是滕哈格,兩次換四人的操作裡,雙中衛換成馬奎爾和埃文斯是被動調整,但霍伊倫和加納喬都是對於進攻有所想法的主動選擇。

加納喬算是常規思路。畢竟安東尼這場在接球、護球和回防積極性上都無可指摘,帶球最多隻轉一圈且是移動狀態,但他連津琴科和厄德高都過不了,你總不能指望更多。而加納喬身上有著年輕邊鋒所有典型的優缺點,比起首發蒙著頭帶帶帶,暫時還是更適合替補上來沖沖沖。

至於霍伊倫,千呼萬喚始出來,還得有個大中鋒。他身體素質確實沒話說,能對抗能爭頂,長途沖刺還能跟得上自家邊鋒。跑動和對抗也非常積極,幾次沖擊和反搶都讓阿森納球迷捏把汗,然後慶幸還好這場有加佈裡埃爾。

嗯沒錯,幸好還有加佈裡埃爾。88分鐘曼聯幾乎上演絕殺,霍伊倫的回撤做樁和加納喬的快速啟動,終於讓B費得到了變身反擊大殺器的直塞機會。然而加佈獸的懸停一秒改變了結局,這一秒,我隻能說MJ、時間停止器和白金之星靈魂附體。

逃過一劫之後,阿爾特塔佈置的後手開始發威。

這場比賽用滿的五次換人裡,富安健洋是因為津琴科剛傷愈,法比奧-維埃拉替換了哈弗茨牌限制解除器,內爾森對倒三角的執著還停留在埃梅裡時代,若鳥明擺著為了拖時間,隻有熱蘇斯是一個戰術上的特異點。

恩凱蒂亞這場比賽跑動范圍很大也很積極,但他的核心技能點還是一個吃餅前鋒。而熱蘇斯雖然從來不是一個穩定輸出的中鋒,但拿住球尋找配合、尤其是在禁區裡的這個作用,估計就是瓜帥之前難以割舍、塔帥一直求賢若渴的原因。

上賽季的後半段,他在阿森納兩翼齊飛且拿球點眾多的環境裡有時會顯得多餘。但這場比賽,熱蘇斯的出場取代了久久打不開的邊路,給曼聯中後衛續上了第二波的壓力,薩卡之前就差點先進球逆轉。而當馬奎爾和埃文斯搭檔最後十幾分鐘,這些壓力最終還是釋放了出來。

先是阿森納開了一整晚的前點角球換到了後點,賴斯的抽射經過了後衛和門柱的雙重彈射,奧納納無能為力。

再是補時又因為進球再補時的那一丁點時間,阿森納打出反擊,曼聯後防空虛到馬奎爾還留在對方禁區。法維再次一腳出球發威,熱蘇斯冷靜調整節奏、晃過達洛特再閃開射門空間,比分最終鎖定3-1。

就這樣,一場80分鐘還被人吐槽觀看體驗過於依賴哈弗茨的比賽,迎來了一個跌宕起伏的結局。回頭再看,忽然間到處是好戲。

有點球和疑似紅牌爭議,也有體毛越位和極限造越位。曼聯球迷看著最後那條身高拉滿的中軸線,說不定還想著一記頭槌定勝負,卻反倒被阿森納角球破了門。滕哈格等了70分鐘也沒等到第二次完美反擊,結果法維和熱蘇斯打出了他理想的設計。

偶然中有著必然,沉默裡隨時可能驚喜,這就是足球的魅力。當然了,新賽季這才剛剛開始,每支球隊都還在磨合和試錯期,更多故事咱們接著往下看。

比如……萬一哈弗茨真能脫胎換骨打臉全世界,你想想這會多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