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份被曝校園霸凌遭到國家隊封殺後,韓國25歲的排球名將李多英又攤上事瞭,她的丈夫在采訪中表示自結婚以來,經常受到李多英的辱罵和毆打,導致嚴重的精神障礙,正在接受醫院的治療。李多英和李在英姐妹倆原本想安安靜靜離開韓國,但這一爆料直接將兩人送上熱搜,曾經的排球女神和希望之星,現如今備受爭議,人人喊打,著實令人唏噓。

排球女神李多英的跌宕人生:婚前校園欺凌,婚後暴打老公

根據趙某爆料,李多英在聊天中直言“我會用你的人,再把你拋棄”。趙某說:“在結婚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受到李多英的習慣性辱罵、毆打。她和我的身高一樣,推打很難。”但很快,趙某又將這些刪除,隻留下瞭“我愛你,我唯一的妻子”、“每一天每一刻都和你在一起”等甜蜜過往。

排球女神李多英的跌宕人生:婚前校園欺凌,婚後暴打老公

排球女神李多英的跌宕人生:婚前校園欺凌,婚後暴打老公

針對趙某的所作所為,李多英通過律師表示,確實在2018年4月與趙某結婚,但婚姻隻維持瞭4個月,然後分居。律師說:“趙某曾威脅李多英要求5億韓元的離婚費以及李多英的婚前房產,如果不照做就會向媒體揭露與李多英的婚姻事實。而媒體單方面報道,對當事人的婚姻生活不做事實核查是要承擔法律責任的。”

趙某反駁說:“我是有提出經濟上的要求,那是因為李多英在婚內多次出軌,並且算上同居的話我們在一起住瞭一年左右,期間新房房租、生活費、傢電錢都是我付的。”並表示,“我心裡還是喜歡多英的,並不想離婚。我曾試圖挽回多英的心。但是多英說如果我覺得委屈的話,我也可以出軌。”

排球女神李多英的跌宕人生:婚前校園欺凌,婚後暴打老公

趙某稱早在去年,就已經和李多英的律師商討離婚的事宜,但由於校園暴力事件不得已擱置。現如今李多英將去希臘發展,應當早日解決,得到自己應得的、真誠的道歉,而不是形式上。

要知道,在今年二月校園欺凌醜聞曝出之前,李多英和她的雙胞胎姐姐李在英是韓國排壇的超級姐妹花,前途可謂一片光明。

兩人出生在韓國的體育世傢,父親李周炯是前國家田徑隊成員,母親金慶惠也曾代表國家排球隊參加1988年漢城奧運會。從高中起,姐妹花就在母親的指導下訓練。

2014年仁川亞運會,當時候還是高中生的她們就隨國家隊出征亞運會,彼時韓國隊在決賽中3-0完勝中國隊,姐妹倆也獲得亞運金牌。

高中畢業後,倆人投身韓國職業排球選秀當中,包攬選秀比賽第一和第二順位,姐姐李在英直簽興國生命俱樂部,而李多英則在水原現代建設俱樂部開始瞭自己的職業生涯。

2016-2017賽季結束後,李多英頂替嚴惠善成為現代的主力二傳,2017-2018賽季,她憑借著強大的爆發力一鳴驚人,在首輪即獲得MVP, 隨後又在多個賽季拿下最佳二傳。姐姐李在英也毫不遜色,出道第一年就獲得年度最佳新秀獎,2016-2017賽季,李在英帶領球隊獲得常規聯賽冠軍,並獲得常規聯賽MVP。

2019-2020賽季結束後,李多英轉往姐姐所在的興國生命女子排球隊,兩人正式成為隊友。據興國生命在2020年4月公佈的細節,李多英將會在3年內獲得每年4億韓元(218萬元人民幣)的擔保收入,其中包括3億韓元的年薪與1億韓元的期權。韓聯網認為,最終結果並不止4億韓元。

隨著2020-2021賽季六傢女排俱樂部聲明運動員年薪上限將提高到23億韓元(包括5億期權)後,姐妹倆的總工資將會隻多不少。相比之下,韓國排壇一姐金軟景盡管當初在土超能拿到20億韓元的年薪,但簽約興國生命的年薪也僅有3.5億韓元。

排球女神李多英的跌宕人生:婚前校園欺凌,婚後暴打老公

李在英

李多英李多英

姐妹倆在球場上不容小覷實力獲得瞭球迷的一致認可,外表形象更是積攢瞭來自海內外大量的人氣。她們身高均在1米8左右,長相甜美,頻頻成為球場上的視線焦點,兩人經常喜歡在球場上熱舞,李在英在更是在比賽中熱舞挑逗裁判,而被罰黃牌。

李多英熱舞李多英熱舞

排球女神李多英的跌宕人生:婚前校園欺凌,婚後暴打老公

李在英熱舞遭警告李在英熱舞遭警告

但這並沒能影響韓國球迷對她們的喜愛。“女神”、“甜心”光環的加持不但更是成為韓國廣告界的寵兒和電視節目邀請嘉賓的熱門人選。

李多英加入興國生命為球隊奪得新賽季冠軍帶來瞭巨大的希望。興國生命自2005年V聯賽成立以來是奪冠次數最多的球隊,2019至2020賽季因新冠疫情停賽後,新一季賽顯得更加重要。

本賽季前兩輪,興國生命全勝,第三輪卻讓人大跌眼鏡,2勝3敗的成績引起外界對隊內不和的猜測。李多英在去年12月Instagram上的言論更是讓隊內不和的傳聞不斷發酵。“年紀大瞭就瞭不起嗎?”、“做瞭尊敬的事才能被尊敬啊”等言論被認為是指向瞭隊內前輩金軟景。金軟景則回復到:“隊內確實有些問題,但是已經得到解決。”

原以為隊內矛盾的傳聞就此結束,興國生命在三位大將的帶領下會繼續前進時,一位名為“一定會受到懲罰”論壇用戶在Nate上甩瞭一個大炸彈,這位網友爆料姐妹花在校園時期霸凌周圍同學。

共有四位受害者共同列舉出在學生時期關於姐妹花的21項霸凌事件,內容包括持刀威脅、敲詐勒索、偷竊、言語辱罵、監禁、精神控制等,並且這些行為從小學時候就開始瞭。

例如姐妹倆讓幾個受害人每天輪流按摩,在訓練過後要帶上兩姐妹的護具或鏡盒,但如果忘記或者丟瞭,姐妹倆會說:“現在立刻去找,找不到就永遠不要出現”。

某位受害人與姐妹花是室友,每天晚上熄燈後,姐妹都會對她提出各種無理的要求,使喚對方。受害人隻要拒絕就會挨打,還會被長長的水果刀威脅。姐妹花還要搶其他傢長送給孩子的零食,搶不到就暴打一頓。兩人很喜歡打帶牙套的同學,因為口腔內部很容易被牙套刮破,受害人容易滿嘴是血。更可怕的是,兩人不僅搶錢,還經常逼迫其他同學去偷別人的錢包。

在訓練過程中,如果受害人不好好配合就會受到嚴重的毆打。受害人稱,“10年以來,我們一直生活在校園霸凌的陰影之下。他們隨便轉一個學校就像逃跑一樣,沒有對我們有過任何的懺悔和歉意,現如今仍然能高高在上,出現在各種娛樂節目中,開心並微笑著。”

排球女神李多英的跌宕人生:婚前校園欺凌,婚後暴打老公

輿論的壓力迫使兩姐妹出面對事件進行回應。2月10日,李在英和李多英在社交媒體上表示:“我們對所有受到傷害的同學以及興國生命的隊員們深表歉意。因為這種錯誤的行為是發生在學校的,我們會直接聯系當事人並向他們道歉。”隨後,她們又將21條霸凌事項中的一些內容以誹謗為由起訴受害者們。

強硬的反應並沒有讓事態平息,反而被認為是沒有反思自己的行為,引來瞭大批排球迷在興國生命門口舉行卡車抗議活動,隨即數十萬的民眾上書請願青瓦臺要求調查嚴懲雙胞胎的校園暴力行為。就連他們的母親,前韓國女排的主力選手金慶惠的過往歷史也被翻出來要求檢查是否存在不當行為。

俱樂部在官方SNS上發文稱,“很抱歉李在英和李多英犯下瞭校園暴力的罪過,讓大傢失望瞭。我們感到很抱歉,校園暴力是不可饒恕的,以後會盡我們所能來管理球員的。”隨後,興國生命對兩姐妹做出無限期禁賽的決定,韓國排球協會則將兩姐妹開除國家隊,給予無限期國家隊禁賽和永不將其作為國家排球領軍成員的決定。

排球女神李多英的跌宕人生:婚前校園欺凌,婚後暴打老公

兩姐妹針對校園暴力事件道歉

俱樂部和排協的處分可謂是引發瞭兩姐妹事業版圖的大地震。他們的廣告代言面臨著巨大的違約金。通常情況下,在廣告合約會標有“尊嚴維護條款”簽訂後,如果模特對廣告主的形象產生不利形象,例如社會醜聞等,廣告主是有權向模特提出2到3倍的罰款成本。

事件發生後,雖然起亞汽車沒有發表單獨的聲明,但是在官方YouTube頻道將兩人參與的廣告更改為私有可見。娛樂節目《I-Contact》,tvN的《You Quiz on the Block》和E-channel的《Playing Sister》等也刪除瞭李在英和李多英的節目畫面。

被韓國體壇徹底封殺後,李在英和李多英決定分別以年薪60000歐元(447800元)和35000歐元(261210元)與希臘PAOK俱樂部簽約,並參加2021-22新一季的希臘聯賽。相比去年與興國生命的簽約時,她們在希臘的年薪隻有10%。

排球女神李多英的跌宕人生:婚前校園欺凌,婚後暴打老公

兩姐妹簽約希臘

在歐洲聯賽中,第一檔為土耳其聯賽和意大利聯賽,其次是法國聯賽等。希臘聯賽在歐洲聯賽中排名第37位。在全球女排俱樂部中,李多英原先所在的俱樂部興國生命排名第48位,而現在的希臘PAOK則排名197位。

一位俱樂部經理表示:“李在英和李多英是不是韓國的頂級球員不知道,但在國際舞臺上無論是她們的體能還是實力都是不足的。”再者,希臘聯賽也是存在問題的。在李多英和李在英簽訂合約後,希臘聯賽將會有四名外籍隊員,但是隻有三名外籍隊員能夠參加比賽。另外兩位是來自法國的Juliette Fidon-Lebleu,來自西班牙的Milagros Collar。對於李多英作為二傳來說,是有一定的參賽機會。而對於與其他外籍球員位置重疊的李在英來說,能參加的機會無可避免的是有限的。

韓國排球協會的一名負責人曾說道:“如果兩姐妹在事情的開始就誠懇地承認錯誤,認真反省,采取積極地行動安撫受害者,取得他們的原諒,輿論就不會像現在這麼糟糕。現在她們離國內排球越來越遠。一開始犯瞭錯誤,後來又錯過瞭道歉的時機。”GS加德士的前主教練趙惠貞也曾擔心韓國女排會因二人的離去而實力大減,希望他們能夠在深刻反思後回來參加2022年杭州亞運會,但顯然事態的發展以及排協的處罰結果比想象的嚴重的多。

姐妹二人的校園霸凌案引發瞭政界的極大關註。前共同民主黨黨首李洛淵也表示:“要嚴格制定措施防止此類事件再發生,必須根除這種侵犯人權的行為,不可誤導公眾價值觀。”韓國總統文在寅更是表示:“韓國體壇的暴力,性侵,體罰等人權問題面臨著極大的挑戰。”

的確,韓國體壇的“暴力”問題有目共睹。根據韓國國家人權委員會在2019年發佈的《失業隊員人權調查結果》顯示,在1251名退役運動員的采訪中發現有143人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性侵和暴力,他們曾被強迫觸摸身體的某個部位,包括按摩,揉捏等。其中有11名女運動員和2名男運動員被強吻,擁抱等。一名30歲出頭的球員爆料稱,有些領導告訴高中女運動員喝酒是要坐在腿上的,他們經常將女運動員介紹給教練的熟人並讓其保持聯系。據統計,每10位運動員中就有1位遭受到性侵犯。除此之外,8.2%的受訪者表示他們“幾乎每天都在挨打。”打人者多為男運動員前輩,女運動員的教練。而超過一半的受害人則表示,他們對暴力事件沒有采取任何的行動。

排球女神李多英的跌宕人生:婚前校園欺凌,婚後暴打老公

許多受害者父母在伸張正義的過程中常被威脅到“你想看到孩子的運動員生涯被毀嗎?”而放棄對施暴者的指控。相關的體育組織也選擇息事寧人,試圖通過將施暴者轉向新的工作崗位來掩蓋所犯罪行。“隻要施暴者能夠培養出高水平的運動員,多拿獎牌,就無所謂。性侵和暴力隻是成功過程中付出的微不足道的代價而已。”